{page.title}

劳荣枝与朱大红:命运交错的两个女人,受害者

发表时间:2021-01-11

12 月 21 日上午,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、绑架、抢劫一案在江西南昌市中院开庭审理。

劳荣枝接受审判。(资料图)

为了这一刻,朱大红从 29 岁等到 50 岁,苦苦等了 21 年。1999 年 7 月,安徽合肥的木匠陆中明遇害,家里的 5 口人——他的妻子朱大红、3 个儿女和 70 多岁的母亲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支柱。

劳荣枝逍遥法外的 20 年里,朱大红种过地、做过保洁员,独自一人维持着全家的生计。岁月和生活的痕迹在她的脸上清晰可见。

朱大红在车站候车,准备前往南昌参加劳荣枝庭审。(资料图)

开庭当日,劳荣枝家属的道歉信公开,表示愿意 " 砸锅卖铁 "" 做牛做马 " 赔偿受害人家属。对此,朱大红的代理律师刘静洁告诉廉政瞭望 · 官察室记者," 他们是在绑架舆论,博取同情。迄今为止,劳荣枝和她的家人一次都没有联系过朱大红。"

亡命悍匪往事

1999 年之前,劳荣枝和朱大红的生活从未产生过交集。

劳荣枝,1974 年在江西九江出生。劳父在九江石油公司工作,劳荣枝是家中最小的孩子。从九江师范学院毕业后,劳荣枝被分到石油公司子弟小学教语文。

" 我们都是普通工人,她是教师,干部身份,很光荣的 "。劳荣枝的二哥对廉政瞭望记者说。工作后,劳荣枝给家里买了茶几,还给父母织毛衣。他至今也想不通,为什幺妹妹干了不到一年,就无缘无故地辞去了教师的工作。当时,劳荣枝对家人的说法是,自己和朋友去外地做生意。

一年后," 南昌灭门案 " 发生,警察来到劳家询问劳荣枝下落,家里人才知道,劳荣枝所说的朋友是法子英。而她所说的 " 生意 ",是指协助法子英犯罪。1996 年 7 月,法子英与劳荣枝二人在南昌将熊启义一家洗劫一空、残忍杀害,轰动一时。

法子英比劳荣枝大 10 岁,在与劳荣枝交往前,他已经成家,有一个女儿。法子英初中毕业后在九江市发电厂工作过 3 年,后来因抢劫罪被判 10 年,服刑 8 年后出狱。发电厂距离石油公司不过数百米,劳家人如果去打听就会知道,法子英很早就开始 " 混社会 ",与他的 6 个兄弟姐妹几乎断绝了往来。法子英的六哥曾说过,1999 年 12 月,法子英将被执行死刑时,合肥警方给家里发了通知书,但没有一个人去," 跟我们没有一点关系 "。

离开九江后,劳荣枝和法子英流窜在全国各地作案,是 90 年代令人闻风丧胆的一对 " 悍匪 "。4 年的时间里,两人至少背负了 7 条人命。南昌市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劳荣枝涉四起犯罪事实,分别是:在江西南昌、浙江温州、江苏常州、安徽合肥与法子英(另案处理)共同实施故意杀人、绑架及抢劫犯罪。

劳荣枝(左)与法子英(右)旧照。(资料图)